创业是一种瘾——揭密研祥智能科技股份有限

  北京赛车平台20年前,在西北工业大学计算机系的实验室里,一个年轻的工学硕士正专心于自己的实验。他的毕业论文正处于技术攻坚的关键阶段,这让他更加废寝忘食,几乎长在了实验室里。那时侯,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认为,这个整天泡在实验室里的高材生,对嵌入式技术有着一股近乎偏执的钻研精神。

  也许他当时并没有想到,20年后,这股钻研的精神会帮助他创建中国嵌入式领域的航空母舰——研祥智能,并使它成为领域内唯一的上市公司!他就是研祥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陈志列。

  1993年,还在企业工作的陈志列,为自己定下了第一个10年目标——创立中国嵌入式领域的王牌企业并且成为第一家上市公司!2003年,他的公司研祥智能在香港成功上市并早已成为了中国的嵌入式霸主。“现在,当初的目标大致达成,而我又感到无聊了,我得设置下一个10年的目标——让研祥的“8285”号股票成为香港“恒生指数成份股”,并且让研祥的产品打入国际市场。”陈志列平静的说到。

  今天,陈志列又一次踏上了征程,开始征服自己的下一个目标。似乎对于他来说,每一次实现目标的过程都是一次新的创业。他只是站在了不同的起点上,只是追逐着更高难的目标。很多人取得了一定的成就,便开始故步自封,画地为牢。可陈志列却不是这样,在他眼里,成功只属于过去,未来永远在自己脚下。他总是一个目标接着一个目标的完成,总是在上一次创业的基础上开始新一轮的“创业”。这种忘记过去,从头开始的心态,正是一个企业家最难能可贵的品质。

  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之后,陈志列被分配到某科学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。刚过而立之年,他便因其在科研活动中的突出贡献,被破格提拔为中国工控机专业学会的副主任,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科研干部之一。创业是一种瘾——揭密研祥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陈志列的创业传奇

  这段时期,陈志列接触到很多当时嵌入式市场的一手资料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中国的嵌入式领域基本被海外厂家所控制。尤其是从1983年就开始进入中国市场的台资企业,凭借先入为主的优势,占领了几乎半壁江山。

  陈志列认为,嵌入式产业是我国与国际前沿高科技接轨最紧密的领域,不仅科研技术上盯得紧,而且产业化速度快,程度也高,不像一些领域只是跟踪技术,而不出产品。可是当时中国嵌入式领域这种受人以柄的状况,却给我国嵌入式产品市场的健康发展带来了两大弊端:

  一、当时台湾厂商占据着大部分中国市场,这等于给中国嵌入式领域的发展带上了沉重的镣铐。因为台湾厂商在大陆都没有研发基地和生产基地,昂贵的海运费用以及税费,导致其的产品价格偏高,在连锁反应下,中国嵌入式产品的整体价格居高不下,用户无法使用到性价比合理的嵌入式产品,这严重缩小了嵌入式市场的需求量,也拖慢了中国嵌入式领域的发展速度,从而影响中国经济的发展。

  二、嵌入式智能平台并不属于终端产品,它需要经过系统集成才能真正投入使用。这一特点决定了,市场对于嵌入式智能平台的科技含量要求很高。只有保证系统集成商采购到的都是一流的嵌入式平台,最后才会生产出最先进的产品!然而,事实却是,当我们完全依赖海外的科技力量的时候,反而导致自己成了别人的傀儡!我们的产品研发路线永远只能配合别人的研发路线,别人提供什么方案,我们就只能使用什么方案。可是国外的厂家永远不会给中国人提供最先进的技术,我们使用的都是别人淘汰的东西!如果这种局面延续下去,中国将不会出现超越国际水平的嵌入式终端产品!

  如果中国的嵌入式终端产品想要在国际上拥有竞争力,必须有一家企业挺身而出,依靠自主研发,不断创新,为中国市场提供属于我们自己的科技领先的嵌入式智能平台产品。1993年,抱着“为中国嵌入式领域创造值得信赖的民族品牌”的理想,陈志列毅然辞职,投身商海,创立了一个不到10人的小公司,开始创业。

  然而,创业可不是凭借热情和技术就可以成功的。当时陈志列还是一个毫无背景的穷小子,他到哪里去筹集创业基金呢?最后他决定还是要先从代理做起。于是他成为了一家知名台企的代理商。

  做了四年代理之后,研祥公司在嵌入式领域已经羽翼渐丰,此时的陈志列不再满足于单纯的代理商角色,开始着手于自创“EVOC”品牌。但是由于没有自主研发的能力,研祥公司还是经历了一段OEM的历史。

  在1998年,研祥终于成立了自已的产品研发部,有了自己不断开发新产品的能力。有了自己的研发中心以后,研祥就开始边开发边卖自己的产品,开发一些代替一些OEM产品。第一步是做兼容性的阶段,从兼容性做是因为当时竞争对手在这方面进入的较早,研祥可以有很多借鉴的地方,缩短开发周期。PCI总线几乎是与竞争对手同步的,所以研祥完全按自己的模板来做。1999年底研祥开始进入主板生。

友情链接: